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风起 > 第四章 天界来物

第四章 天界来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似乎凡是高人都会有些不同于凡人的异样举动,此刻的李译满脸红润,腰间的大带上密密麻麻绑了十余个酒葫芦,左手拿着剑,右手的葫芦不停地往嘴里灌酒。
  大牛面色难看,用胳膊打了一下楚春风,“这就是你说的高人?”
  楚春风点头。
  “那他手里的那柄剑,就是你昨天说的那一柄飞剑?”
  楚春风说道:“不会错,他那柄剑的剑柄上有两颗宝石,一颗是红色的,一颗是白色的,你看。”
  大牛看去,果然发现男人剑上的宝石,眼眸中顿时涌现一股崇拜之意。
  他跑出门去对男人说道:“大侠,能给我看看你的剑吗?”
  男人哼笑一声,把剑递给他,“看吧,好好的看,过一会儿我会把它埋了,这么好的剑,应该让更多人看看。”
  大牛颤颤巍巍接过宝剑,结果因为太重两只手拿捏不住一下跌落在地上,他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手滑,手滑。”
  楚春风疑惑道:“大侠,这么好的剑为什么要埋了啊。”
  男人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道:“因为这把剑上的血太多,而且都是自己人的血,我不想再看到自己人流血了。”
  大牛说道:“大侠原来你只杀家人和朋友。”
  李译哈哈一声大笑,然后往嘴里灌了几口酒,不再说话,只是走到那幅画前,慢慢把画卷了起来。
  楚春风本来想观察一下男人收画时的眼神是爱是恨,以此来证明自己和大牛谁对谁错,结果窗外的阳光只是照射在了男人身前几寸的地方,刚好把他笼罩在了阴影里,就连脸都看不真切,哪里能看到什么眼神。
  大牛走到楚春风面前小声说道:“我早就告诉你吧,凡是在江湖上有所建树的修行人士,都会有一些奇怪的习惯,喝酒只能大口喝,笑也只能大声笑,反正做什么都是越张扬越好,这样别人才能知道他们很厉害。”
  楚春风一直很羡慕秦天佑敏锐的观察力,很多事情他连想都没有想过,大牛却能脱口而出直中要害。
  大牛还不停摩挲着手里的宝剑,突然他抬起头问道:“既然这把剑对你已经没用,把他送给我怎么样?”
  李译已经收好了画,他转身问道:“你要这把剑做什么?”
  大牛挺直了腰板,“那当然是行侠仗义,斩妖除魔!”
  李译本想说些什么,但话刚要出口时他却又突然发现,就算说了也改变不了面前小孩的幼稚想法,于是他只是又灌了自己一口酒。
  世界上很多事本就是你做任何努力也改变不了的。
  “我这把剑的名声太大,你拿着它只会惹祸上身。”
  大牛说道:“我不怕惹祸,我只想要变得厉害!”
  李译说道:“行,等你到了十七岁,如果还想要这把剑,我就把它给你。”
  大牛兴奋道:“你发誓不许耍赖。”
  男人笑了,“我从不发誓,也从不耍赖。”
  兴奋的有些忘乎所以的大牛正准备出门,忽然看见了自己的好哥们楚春风正在门口呆呆的站着。
  于是他回头说道:“一把剑还不够,你还得送我这好兄弟一把。”
  ......
  夜已经很深了,月亮高高地悬在空中,换做平时,楚春风也早应该睡着了,他的睡眠一向很好,就算是大牛跑过来打他两巴掌也绝不会醒的,这是事实证明过的。
  但今天却不同,因为他刚才在睡梦之中,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吼声,让他惊醒过来。
  那是什么动物的声音?
  至少楚春风从来没有听到过。
  这个声音比牛声尖锐,却要比马声低沉,它听起来并没有高声嘶吼,但这声音却刺透楚春风的身体,久久在耳中徘徊不去。
  那究竟是梦里的声音,还是现实中某类动物的吼叫。
  又是一阵吼声,持续十秒左右。
  楚春风翻过身,想叫醒师父,却发现周田的被褥竟然是空的。
  师父又去哪儿了?
  窗外一颗石子丢了进来,砸中楚春风的后脑勺,并不是很疼。
  大牛在外面叫道:“喂,楚春风,你听到那声音了吗?”
  楚春风说道:“听到了,我师父也不见了。”
  大牛若有所思道:“说不定他也听到了这声音,先跑去看热闹了,咱们不能错过这种好事,快点穿上衣服,我们也去。”
  等到楚春风穿好衣服从屋里出来,才发现大牛竟然只穿了一条亵裤,两条腿正在发抖。
  楚春风问道:“要不我们先去你家,你穿条裤子再去吧。”
  大牛着急道:“等裤子穿好了那玩意儿早就没影了。”
  于是他们两人往那声音发出的地方跑去,在村口看到了陈靳和蒋秋蹲在树边,面面相觑地看着村外。
  村里的小孩玩闹到凌晨是经常的事,所以他们的父母也不会太着急。
  陈靳对蒋秋说道:“我爹说,识时务者为俊杰,这种时候要是一个劲儿地往上冲,那简直是送死的行为。”
  他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做事从来都是先看利弊的。
  “陈靳你个垃圾,平时装的厉害,关键时候就会跟个娘们一样动嘴皮子。”
  陈靳回过头,先看见楚春风跑了过来,他脸上的愤怒正要发作,却又看到他身后的秦天佑,于是他又很快将愤怒收了回去。
  蒋秋看到楚春风与自己擦肩而过,赶忙叫道:“春春哥哥,陈靳说那边很危险的,你不要过去。”
  楚春风回头笑道:“放心吧,我们只是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
  蒋秋又叫道:“那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楚春风已经和大牛一起跑远了,蒋秋准备追上去,却被陈靳拉了回来,他说道:“放心吧,他们会回来的。”
  夜的却已经很深了,所以蒋秋自然看不见陈靳脸上的奇异笑容,他自认为是世上为数不多的聪明人,所以他特别热衷于看到别人的愚蠢。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那东西的具体位置,只是依着大牛的直觉往大致的方位一直跑。
  楚春风跑在后面气喘吁吁地问道:“你这么晚跑出来,吴管家怎么允许的?”
  大牛说道:“他允许个屁哦,老子是从后院翻出来的,吴叔耳朵贼灵,要是从前院走,他绝对能听到拉门闩的声音。”
  跑在前面的大牛做了一个手势,楚春风立即心领神会地闭了嘴。
  远处的平地上竟然有一个硕大的黑影,而且还在起伏运动,就像是在呼吸。
  楚春风小声问道:“你说那是什么?”
  大牛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两人继续向前走去,只不过更加小心了一些,而且借着两旁的障碍物前进,无非是从这块后头后面快跑到前面那块石头的后面。
  再走进了一些,那东西的全貌终于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硕大的一对黑色翅膀,四肢粗壮不已,单单是它的一只眼睛,据楚春风估计,就比大牛还要大上一头牛的大小。
  性子鲁莽的大牛从来不知道怕这个字怎么写,他正要上前,却被楚春风拉到了石头后面。
  楚春风说道:“还有人在那里。”
  大牛看去,那巨大生物的正前方果然有两个人影,一个佝偻着身子靠在树干上,身材精瘦,好像随时都会倒下,但任由那怪物的鼻息造成的风势有多大,这人的姿势却一点没变。
  另一个人却不同,身姿挺拔,比前一个人依靠的那棵树还要坚挺。
  大牛总觉得那两个人影眼熟无比,却左思右想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楚春风说道:“那是我师父和李译。”
  靠在树上那人说道:“你见过这玩意儿吗?”
  站立那人说道:“虽然没见过,但却印证了我之前的一些看法。”
  果然是周田和李译的声音。
  周田问道:“什么看法?”
  李译抬头,缓缓说道:“天上,看来也不太平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