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风起 > 第五章 夺目

第五章 夺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世间一晃而过,六岁稚童已经长成了少年模样。
  楚春风十六岁了。
  东觉城,是渡村那条笔直小路唯一能通往的地方,此刻坐在驿馆房间里面独自喝酒的少年,心里充满了压抑不住的情绪,让他拿着酒杯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楚春风想着:“大牛那小子不会耍我吧。”
  身后落地声响起,有人从窗外翻进来了。
  楚春风头也不回笑道:“你小子终于来了。”
  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是啊,我终于来了。”
  楚春风猛然回头,却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眼眸似水的女子,皮肤稍黑,五官单拿出来每一个部分都算不上惊艳,但组合在一起,却让任何一个男人都舍不得让眼神离开片刻。
  “蒋秋!怎么是你!”
  女人不理会楚春风,只是抽了把椅子坐下,然后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布袋,扔给楚春风。
  蒋秋说道:“昨天我买莲子糕的时候赶上他们最后一批,老板索性将剩下的十几个一并给我了,我家里就我和我娘两个人,吃不了这么多,就给你了。”
  楚春风打开布袋,果然是十几个品相极佳的莲子糕。
  楚春风说道:“东觉城的王桂莲子糕享誉全国,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络绎不绝的旅人专程赶来排队,就为了吃上这一口莲子糕,老板又怎么会随意送人,还送十几个。”
  看着蒋秋布满阴霾的脸色,楚春风突然笑道:“不过我这人天生贪嘴,拿到手就不舍得还了,多谢多谢。”
  蒋秋跟着笑道:“这样才是我的春春哥哥嘛。”
  “别再叫我这个名字了,听着怪不舒服的。”
  蒋秋莞尔一笑,却看到楚春风伸手朝自己脸上摸来,顿时心跳骤升,赶忙闭上双眼。
  楚春风却只是拿起了她脖颈处的玉佩。
  他惊叹道:“这是神永学宫的玉佩!”
  蒋秋解释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娘昨天把这块玉佩给了我,说我被神永学宫收入了。还有陈靳,他好像也会进入神永学宫。”
  楚春风咽了口口水,“进去之后一定要努力啊。”
  蒋秋腼腆道:“其实我拿到玉佩的时候就问过我娘,能不能给你也拿一个,但......”
  “没事,我楚春风是什么人物?区区东觉城的一个小小的学宫,不能入我眼,我是要去大地方的人。”
  “那你去了大地方,可不能忘了我。”
  “当然!”楚春风笑道,突然话锋一转,“不过话说回来,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从我窗外翻进来,是什么情况?”
  蒋秋俏脸一红,“昨天还没进城的时候就看到你和大牛鬼鬼祟祟说着什么,我就跟着你们俩进了城,哪知道今年城里的人实在太多了,今天上午我找了好久,才在这间驿馆找着你。”
  本以为会受到指责的蒋秋低头死死拽着一角,却发现楚春风始终不说话,等到她抬头一望的时候,却发现楚春风竟然用一种奇异眼光打量着自己,吓得她连忙又低下了头。
  楚春风也回过了神,故作意外地打了个喷嚏,“哎呀,想不到快要大年初一了还是这么冷。走吧,我把你送到城外。”
  一男一女,两匹骏马,一起驶向城外。
  蒋秋突然觉得,昨天这条漫长的路径一瞬间变得太短了一些,她只想再慢一点,这样便可以和楚春风多待一刻。
  而楚春风则不同,一直催促马匹前进,仿佛有什么急事一般。
  到了城外,望着远去的蒋秋,楚春风深深呼出了一口气,“终于走了。”
  他又自言自语道:“她在的时候只觉得烦,可为什么走了之后,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一旁传出一个声音,“那证明你怀春了。”
  楚春风笑道:“你早上跑哪儿去了。”
  大牛架着马晃悠过来,“每年只有临近过年的时候才能进城一次,当然要好好看看城里的风景。”
  “就不能和我一起看?”
  “散步和散心这两件事,最好独自去做。”
  “你是散步还是散心?”
  大牛突然急道:“别说这么多废话了,钱带够了没有。”
  楚春风掏出钱袋,扔给秦天佑,“我这十几年的积蓄可都在这里了,可要省着点花。”
  大牛已经掉转马头往城里驶去,话声传来,“别这么多废话了,快点跟上。”
  有一座楼矗立在城西,已经一百多个年头了。
  这座楼看上去并不出众,但却无比出名。
  从这里进去的男人,有富家公子,位高官员,做黑事的江湖人,也有不少砸锅卖铁也要风流一回的穷人。
  这些人从里面出来时,无一例外是快乐的,但有本事的人只在心里快乐,别人是看不出的,没本事的人却满脸笑容,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刚才的快乐。
  如果你只站在门口观察,一定会以为这楼里只有男人,没有女人,因为从没有女人走出来。
  因为她们走的是另一扇门,在这座楼的后面。
  凡是进去过的男人,都会知道这里面的女人是外面绝对遇不到的。
  她们身上的胭脂味混杂着楼内空气中一种奇异的香味,只会让人不想再走,也不想再思考任何事情。
  此刻站在楼外的两个少年,大眼瞪小眼,心中无比忐忑。
  楚春风问道:“秦天佑,这里面真有你说的那么邪乎?”
  当他用本名称呼大牛时,就代表这话中的问题很严肃了。
  大牛点点头,“虽然我也没去过,但是我听上次从城里回来的人亲口说的,绝对不会有错。”
  楚春风问道:“那里面究竟是干什么的啊,我没觉得和女人喝酒多有意思啊。”
  大牛咽了口口水,面色红润,是被兴奋憋红的,“我也不知道,但只要进去,一切的答案就有了。”
  两个少年一起踏进了楼内。
  立马有一个上了岁数,脸也难看,但胭脂擦得格外艳丽的女人拥了上来。
  她笑着说:“两位小哥可是第一次来?那你们可来对地方了。”
  楚春风立马说道:“我们可不会花钱跟你喝酒。”
  那女人愣了一下,随后开怀笑道:“小哥你真有趣,哪能跟我这老东西喝酒,请随我上楼。”
  两人便跟着这女人上了楼,楚春风向一楼大厅望去,有方桌数十个,每一个桌上都有一个男人和至少两个女人,男人在笑,女人也在笑,女人喂男人吃菜,男人的手却被女人的衣裳遮住,看不清动作。
  楚春风心想:“真他妈没劲。”
  “真他妈没劲。”大牛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他的声音明明很小,却似乎被前面那老女人听到了,她笑着把两人领到了一扇门前,“知道两位公子血气方刚,耐不住性子,到了这里来,只要你银两足够,想怎么热闹,都是可以的。”
  房门一开,两人惊掉了下巴。
  里面有五个女人,每一个都穿着轻薄的裙子,有红色的,绿色的,白色的,蓝色的,紫色的。
  她们长得实在好看。
  楚春风只觉得好像掉入了花丛之中。
  大牛却早已经走了进去,“各位姐姐,怎么称呼?”
  红衣服的笑道:“哟,这还是头一遭遇见这么小的男人,壮是有这么壮,就是不知道身体发育的怎么样。”
  绿衣服的接过话茬,“身体发育的怎么样,光用眼睛看是不行的,这得上手摸。”
  老女人走到这些女人面前,看着两人笑道:“小哥,咱们这里的规矩,先得看看你们银子带够没有,才能让这些姑娘陪你们开心,小店利薄,还请多担待。”
  大牛拿出钱袋,扔给老女人。
  老女人打开钱袋,眼神暗淡了几分,但职业性的笑容却一直没变。
  她将钱袋递回给大牛,“小哥,这些钱的却不少,可还不能消费五个姑娘,我只能带走三个,这样也好,人嘛,不能一次性把美味佳肴都尝遍了,得一天换一道菜样,那样才有新鲜感。”
  楚春风只觉得这女人说的话还蛮有道理。
  等到女人带走三个姑娘后,房间只留下了穿红色裙子和白色裙子的两个女人,楚春风和大牛有些局促地坐到了两个女人桌子的对面,大牛还不小心碰掉了一个杯子。
  红色裙子的女人笑道:“你们两个坐那么远干嘛,我们又不会吃了你们,是你们过来呢,还是我们过去。”
  大牛说道:“不必麻烦你们了,我们过来,我们过来。”
  他拉着楚春风坐了过去。
  女人是很喜欢看到自己的魅力被男人所欣赏的,但越成熟的男人越会伪装,也就越不讨喜,所以此刻这两个小孩眼神中的腼腆倒勾起了她们心中的某种欲望。
  征服男人的欲望。
  楚春风刚一坐下,那白色裙子的女人便把酒杯递到了他的嘴边,说道:“小哥别这么拘束嘛,先喝酒,壮壮胆,才会有接下来的故事嘛。”
  说着女人的手便往楚春风的脖颈处摸去,却被他一把打了下来。
  楚春风站起身来,厉声问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女人受了惊吓,“青楼啊,还能是什么地方。”
  楚春风问道:“青楼又是什么地方?”
  女人反问道:“你以为是什么地方?”
  楚春风说道:“我以为是喝酒的地方,只不过有女人陪着喝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