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风起 > 第六章 冤冤相报真无聊

第六章 冤冤相报真无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世界上的生命按理来说都是差不多的,只不过是各种条件的叠加才使人类站在了生物链的顶端。
  所以照理来说的话,人命也是不怎么值钱的。
  但此刻男人的头颅依然悬在脖子上,只是已吓得关不住嘴巴了。
  秦舒说道:“能死在我剑下的人,都是英雄,你觉得你是吗?”
  男人颤抖道:“我......我当然不算,所以也不能死在您的剑下。”
  秦舒再问道:“你既然那么了解三大剑客的历史,也应该知道我的规矩。”
  男人吞了口口水道:“夺目剑一出,要么取人性命,要么挖人双眼,但大部分人都配不上死在这剑下,所以大部分人都被挖去了双眼,这也就是夺目剑名号的来历。”
  “很好。”
  没人看到秦舒是如何出剑的,只听到那男人一声哀嚎,便捂住两个黑洞洞的眼睛在地上翻滚,再然后便看到了秦舒剑上的两个眼球,竟然串在了一起,尾部还连着神经。
  这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自觉摸了摸自己的眼睛,觉得一阵疼痛。
  只见秦舒手上运气,一道红光便自剑身亮起,只不过数息时间,那两只眼球便蒸发在空中,连带着剑身上的血迹都无影无踪。
  夺目剑就像一把崭新的剑一样。
  他松开右手,这柄剑便自如地插回了墙上的剑鞘中。
  两个少年面面相觑,他们从没有听过什么三大剑客的名号,只觉得这男人的所作所为实在是炫酷到了极点。
  大牛愣了片刻后用胳膊肘打了一下同伴,“我觉得我们应该快点离开这地方。”
  楚春风问道:“为什么?”
  大牛说道:“这类高人杀人比杀鸡还利索,说不定喝过酒过后一个不留神都会杀掉几个人,所以还是离远一点好。”
  楚春风说道:“有道理。”
  于是两个少年同时迈步朝门口走去,既不敢太慢,也不敢太快,过于追求正常反而让他们显得更不正常。
  走到与秦舒擦肩而过时,大牛竟然连迈开步子都显得有些勉强了,两只腿不停打颤。
  楚春风小声骂道:“他妈的秦天佑你别害老子,走快一点。”
  秦天佑委屈道:“我他妈也不想这样啊。”
  突然,秦舒回过头来大喝一声:“站住!”
  刚才还发抖的秦天佑犹如闪电一般飞跑了出去,楚春风暗骂一声狗杂种也跟着跑了出去。
  大牛这人平时看着五大三粗只知道膂力惊人,却没想到跑起来也丝毫不落下风,楚春风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消失。
  楚春风只听到身后一阵破空之声响起,他还没看到剑,身前便已被无数道剑光布满。
  这些剑光散发出如星辰般耀眼光芒,令他有些睁不开眼睛,很难想象,这无数道剑光竟然是由一道剑形成的。
  秦舒已站在了他身后。
  在平常时候不怎么起眼的楚春风,面对危险时却表现出了异于常人的冷静。
  他说道:“你这一代剑神,总不会杀了我这么一个身体都还没开始发育的小孩吧。”
  秦舒眯眼笑道:“身体还没发育的小孩,也能进青楼吗?”
  楚春风说道:“我只是进去喝酒的。”
  秦舒说道:“我明白,男人进青楼从来都只是喝酒的。”
  他又突然问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叫秦天佑!渡村的秦天佑!”
  说完这话后秦舒的脸红的吓人,楚春风只以为秦天佑这小子平时惹是生非,肯定做了什么事惹怒了这不得了的人物。
  楚春风问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秦舒严厉道:“是还是不是!”
  楚春风说道:“对,我就是秦天佑。”
  出卖朋友这种事,楚春风是从来不会干的。
  这时少年才发现,只有遇到小麻烦时人才会害怕,因为当你遇上了大麻烦,已经知道自己生命即将逝去时,你反而会有一种超脱的淡然。
  秦舒抬手一挥,那漫天剑光便化为一剑归于他身后剑鞘。
  他喜道:“天佑!我是你爹啊!”
  楚春风道:“什么玩意儿?”
  秦舒道:“当年国家战乱,我被征兵,临走前便将你交给吴青峰,还在渡村为你们安置了一住处,今年返乡,本就是抱着侥幸态度看看能不能找到你们,想不到真让我碰着你了,哈哈!”
  话刚说完,这位在世人眼中无比高大的剑神便上前紧紧抱住少年,混杂着鼻涕的眼泪顺着脸颊浸透了楚春风的衣衫。
  楚春风面色难看,这巨大的臂力让他觉得自己要被抱死了。
  秦舒说道:“想不到你如今已经有了大人模样,长得也俊俏,身材是瘦了一些,不过颇有我当年的风姿,这才像我秦舒的儿子嘛。”
  楚春风好不容易喘匀了气,道:“叔叔您认错人了,刚才跑远的那个,才是秦天佑。”
  秦舒立即松开紧抱楚春风的手臂,“你不是秦天佑?”
  楚春风说道:“我是秦天佑的朋友,我叫楚春风,刚才......”
  还没等他说完,秦舒便再次抬手一挥,那柄夺目剑便主动移到了他脚边,他轻踩上去,人与剑便像合为一体一般直上天空,朝着秦天佑跑的那方向追去了。
  他的声音从空中传来,“我就说嘛,瘦不拉几跟个猴似的,怎么可能是我的儿子。”
  四周居民本来都是缩在家中等着看剑客杀人的热闹,没想到竟然碰见了一位驭剑升空的剑神,于是便纷纷走出家门,抬头望天,把原本是这次事件主人公的楚春风挤出了人群。
  楚春风抹了一把额头汗水,心想果然是父子,都他妈的脑子有病。
  等到楚春风从青楼马厩牵出两匹马出城的时候,父子俩早已完成了从相见到相认的痛哭流程,只剩下大牛一脸的欣喜。
  他看到楚春风后赶忙招手,“楚春风,在这!”
  等到楚春风走近后,他又说道:“看到了吧,我早说我爹是大官,我从不骗人的。”
  楚春风向来不太喜欢把感情表现在脸上,尽管他此刻很为自己的朋友感到高兴,也只是笑着寒暄了几句。
  他说道:“我这里有两匹马,叔叔你骑上一匹,我和大牛共骑一匹。”
  秦舒道:“不必了,我带我儿驭剑回村,这剑身只可同时容纳两人,就辛苦你了。”
  楚春风说道:“好吧,那注意安全。”
  看着大牛那感激涕零的做作神情,楚春风暗骂一声王八蛋龟儿子,骑着一匹马,拉着一匹马慢慢向渡村驶去。
  在他头上,剑光升起,还有大牛的尖叫声伴随而来,或许是因为秦天佑觉得父子相见应该装的稳重一些,只尖叫了几秒钟后就止住了喊叫。
  少年看着那逐渐远去的模糊人形,感叹道:“原来这就是修行到顶峰的感觉啊。”
  大牛从飞剑上跳下后,跑到自家院门口叫道:“吴叔,开门,我爹回来了!”
  院内一阵缓慢的脚步声传来,只有大牛知道,吴叔已经是很卖力地在跑了。
  大门打开,吴管家那苍老且慈祥的面容便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男人之间的久别重逢总是不那么令人感动的,因为大部分男人成年后学会的第一项技能便是隐藏自己的情绪。
  吴青峰说道:“老爷,您回来了。”
  秦舒上前拉住他双手,“青峰,谢谢,谢谢。”
  吴青峰说道:“先请进屋吧,我给老爷沏壶茶。”
  如果要按规模算的话,整座渡村其实是这秦家院子最大,只不过这里常年只有姓吴的管家和人缘不怎么好的秦天佑在此居住,所以也自然没能吸引几个人注意。
  此刻院内的杨柳随风飘扬,不知道坐在厅内几人的心绪是否也如这杨柳一般。
  吴青峰说道:“五年前我初次听到秦舒剑神破了合神境,边境大捷后,就想着老爷您差不多也会回来接回少爷了,可没想到还是等了五年。”
  秦舒叹气道:“外面的敌人虽然平静了,可皇城的恩怨却一直都在,拖了这么久才接回我儿,让你受苦了。”
  吴青峰说道:“当年老爷给我百两黄金,我既然收下了钱,就应该尽心办好事才对,算不得受苦,职责所在罢了。”
  秦舒饮一口茶,笑道:“这世上真正收了钱还肯办事的人,简直少得可怜,大部分人是又想收钱又不想费事,拥有你这种珍贵品质却还不自知的人,就更少了。”
  他又问道:“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可是不计其数,你怎么敢确定,皇城那位秦舒就是当年的秦舒呢?就从没担心过认错了人?”
  吴青峰说道:“其实最开始我也不敢确定,那位叫秦舒的陆地剑神是不是老爷您,毕竟当年您征兵离开的时候,也只是婴华境圆满,虽然已经很强悍,可离现在的合神境,中间还差了一个入神境。”
  秦舒点头表示同意,到了修行后期,一个境界往往就是一辈子都跨不去的门槛。
  吴青峰接着说道:“不过后来我听说了,秦舒的夺目剑上,有一个特点,这个特点则是其他人绝不会有的。”
  一旁的秦天佑好奇道:“什么特点?”
  吴青峰说道:“那就是剑锋底部的缺口。”
  秦舒笑了,“虽然相隔这么多年,果然还是老友最知根知底啊。”
  秦天佑问道:“剑锋底部有个缺口,这有什么用吗?”
  吴青峰没答话,只是看向秦舒。
  秦舒笑道:“这样剑插入敌人腹部后,往外一带,便可以将他们的肠子也一并拖出来,这样对手就必死无疑了。”
  大牛一惊,已经吓得不敢说话了。
  秦舒笑着拍打了一下自己儿子肩膀,“怎么,当真以为你爹是那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