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风起 > 第六章 冤冤相报真无聊

第六章 冤冤相报真无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接着说道:“在这个年月,你如果是个善人,就会招引一批恶人,所以你老爹我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要想贼人不惦记,就要装的比那恶人还恶上百倍。”
  秦天佑想了一会儿道:“不明白。”
  敲门声传来,楚春风在外面吼道:“秦天佑,你的马我给牵回来了。”
  对还没见识过这个世界的少年来说,大人们的大道理是永远听不进去的,所以秦天佑一听到自己同伴的声音,便迫不及待地跑了出去。
  将马牵到后院后,楚春风说道:“我得回去看看我师父在不在家里,问问他今天去哪里了。”
  秦天佑挥手道:“我跟你一起去,有的人是道貌岸然,长得一副君子相却爱干男盗女娼的事,你师父就不一样了,他的长相和行为无一不说明他是个衣冠禽兽,所以我百分百确定,青楼里的人就是他。”
  楚春风反驳道:“你也穿着衣冠,今天也想在青楼里面做些禽兽做的事,你难道就不算衣冠禽兽了吗?”
  秦天佑笑道:“我和他虽然都做同样的事,但我长得帅,他长得丑,很多事情只有像我这样的俊俏男人才可以做。”
  楚春风无言以对,想要用言语上的刺激对付一个不要脸皮的人,就像拿刀砍一个铁人,实在是一件难事。
  于是两人一起朝着楚春风家的方向走去。
  相比起自己伙伴家中的环境,楚春风的家就太不像话了一些。
  所谓院子不过是拿几根篱笆绕着中间那破败不堪的房子围了一个圈而已,秦天佑在年少无知的时候曾经调侃过,自家的茅厕都要比楚春风的家大上一圈。
  此刻屋里那扇可有可无的木门大开着,空无一人。
  楚春风走进房内,四处查看,也没发现自己师父的踪迹。
  大牛也跟着在房间看来看去,甚至连床底都没放过,最后他猛一跺脚,“原来是这样!”
  楚春风问道:“是哪样啊?”
  大牛仍然感叹:“高!周田这招用的实在是高!”
  他继续说道:“他在青楼先故意让我们发现,然后佯装逃跑,等到我们都离开后,他再杀个回马枪,重返青楼,这样就可以玩得尽兴,毫无顾忌。”
  楚春风骂道:“好他妈的一个回马枪,除你之外世上只怕难有第二人想得出这么愚蠢的计谋。”
  屋外声音传来,“是楚春风吗?”
  楚春风一听到这声音便走了出去,秦天佑却满脸不爽,只因为他也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
  人总是会变化的,小时候心机深重的陈靳如今已经变成了风度翩翩的青年才俊,举止谈吐无一不透露着他的修养得体,腰间一把镶嵌玉石的佩剑让他整人的气质活像大牛常年阅览的武侠小说中的主人公。
  陈靳笑道:“你是在找你师父吧。”
  楚春风问道:“你看到他在哪里了吗?”
  陈靳说道:“刚才我从东觉城回来的时候,在半路上看到他骑着驴子往南边走了,头一回见他背那么多行李。”
  这时候大牛也终于从屋里走了出来,他虽然已不像小时候那样看到陈靳就要打上一架,但心中仍然感觉有些别扭。
  陈靳对着大牛招了招手,“秦天佑,好久不见。”
  秦天佑勉强无比地笑道:“好久不见。”
  楚春风疑惑道:“师父出门一般都是驱魔,哪需要带什么行李,而且家里东西也没少啊。”
  大牛总算找到借口不与陈靳对话,赶忙说道:“对,我们要在家里好好找一找什么东西丢了。”
  话刚说完,秦天佑已经转身进屋里去了。
  陈靳是个聪明人,知道是自己该走的时候了,说道:“我也差不多该回家教我弟弟修行入门,开眼了,那就下次再见。”
  楚春风笑道:“下次再见。”
  等到他进屋后,才发现秦天佑坐在饭桌上,拳头捏的无比紧。
  大牛说道:“陈靳这小子心机真他娘的深,还厚着脸皮跟老子打招呼,心里只怕已经把我杀了一万次了。”
  楚春风无语,只能找机会转移话题,“你快点帮我看看,师父到底带着什么走了。”
  大牛的气来的快消的也快,在翻转物品的过程中,不一会儿就忘得一干二净。
  两人在屋里折腾了半个时辰,仍然没发现少了什么东西。
  大牛擦汗说道:“你家里除了这些衣服,被褥外,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楚春风把大牛翻出来的衣服重新叠好说道:“家里就只有这些东西了,让我想想,除了这些之外,就只有我在山坡那大石头底下......不好!”
  话没说完,楚春风已经跑了出去。
  大牛只能跟在后面跑,明明在青楼时大牛的体力明显出挑一些,可此刻他却只能跟着楚春风的脚步一个劲地喘气。
  楚春风跑到小时候的秘密基地处,还没歇上一口气,便在地上挖了起来。
  大牛跑上来后,靠在石头上大口的呼气,他只觉得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过了一会儿,楚春风从里面挖出了一个铁盒。
  大牛好奇道:“这是什么?”
  只见楚春风右手微微颤抖,打开铁盒盖子。
  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张字条。
  大牛看着这个在印象中从来没有流过一丝眼泪的同伴痴呆地望着那字条,眼圈竟然有了红肿的迹象,他连忙凑上去,想看看这字条上的内容。
  上面用歪七扭八,难看无比的字体写道:春,咱们师徒一场,终究是要分别的,你如今已长大,为师觉得这就是时候了,这几日思前想后,好像也没能给你留下什么财产,突然想起你在此处有一个小金库,我便灵机一动,把这铁盒中的钱都拿走了,就给你留下一个教训吧,这就叫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唉,我真是伟大啊。
  原来周田卷款逃跑了,卷的还是自己徒弟辛苦存下来的钱。
  大牛愣了足足几分钟才缓缓说道:“我自认脸皮天下无敌,今天总算是碰上对手了,你到底存了多少银子,想来他那大包的行李就是用你的银子买的。”
  楚春风说道:“我也是万万没想到师父能无耻到这种地步,那可是我娶媳妇儿的钱啊。”
  大牛马上笑道:“原来是娶媳妇儿的钱啊,那你就不用担心了。”
  楚春风问道:“怎么不用担心?”
  大牛说道:“蒋秋她妈心善,不会让你给彩礼的,说不定还会送你一大笔银子当嫁妆。”
  看着同伴一脸的鄙夷神情,大牛笑道:“别这么沮丧嘛,我爹可是大官,以后有我一口吃的,还怕少了你的吗?”
  楚春风站起身来拍掉手上的尘土,道:“你爹毕竟只是你爹,我楚春风虽然出身不好,但毕竟还是有那么几斤骨气在,不想寄人篱下。”
  等到两人从山坡上下来时,吴管家已经开始收拾行李了,楚春风知道,过不了多久这座村子就再也没有可以交心的朋友存在了。
  吴管家的年岁已高,估摸着怎么也得有六十了,但收拾起东西来仍然是利索无比,竟然连一滴汗水都不曾流下。
  秦天佑和楚春风看着不忍,便帮着吴叔一起收拾起行李。
  大牛说:“吴叔您休息下吧,我跟楚春风来就行。”
  吴管家伸手挡住了大牛准备接过行李的双手,“少爷,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收拾行李了,就让我来吧。”
  大牛惊愕道:“吴叔,您不和我们一起去皇城吗?”
  吴管家说道:“我只怕是去不成了。”
  秦舒也在一旁说道:“青峰,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同我们一起进皇城。”
  在大牛印象中向来不怎么爱表达情绪的吴管家此刻放下行李,走出门,站到阳光照耀下的地方,破天荒地大叹了一口气。
  他尽情享受着阳光的温暖,仿佛这是人生最后一次的快乐。
  吴管家说道:“老爷,我老吴替您看管少爷这么多年,从没抱怨过一句,也自问尽心尽力。”
  秦舒点头道:“换做别人,绝不能像你这样尽职。”
  吴管家又说:“但其实我是有私心的,我把他从小带到大,只为了重新见到你,因为像你这样重情义的人,是绝不会抛弃自己儿子的。”
  秦舒问道:“见到我?”
  吴管家说道:“我二弟二十年前死在你的剑下,那时候我就发誓报仇。”
  秦舒说道:“死在我剑下的有很多人,能记住名字的却也只有数人,如果每一个死人的亲人都要找我报仇的话,我可要忙死了。”
  吴管家说道:“我必须找你报仇,只因我和你一样,也是重情义的人,换做是你,也一定是要报仇的。”
  秦舒点头同意了他的说法,“你不仅重情义,还讲道义,所以你从没想过对我儿子下手,对吗?”
  吴青峰说道:“对,你我的恩怨就由你我来了结,不关少爷的事。”
  秦舒说道:“所以你当初刻意接近我,和我成为好友,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杀了我,不过当时你打不过我,想着忍耐一段时间,现在既然主动说要报仇,肯定有了必胜的信心,对吗?”
  吴青峰说道:“老爷您错了,当初我打不过你,现在只怕更打不过你。”
  秦舒笑道:“那你还想为你二弟报仇?”
  吴青峰淡然一笑,“有些事明知道做了也是无用功,但也是必须去做的,只有做过才能不后悔。”
  话音刚落,吴青峰气机一转,院内顿时狂风四起,院中的四个角落分别飞起四把利剑,朝着秦舒极速刺来。
  秦舒惊道:“四封剑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