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风起 > 第七章 聪明的父子

第七章 聪明的父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换做一天以前,秦天佑就算脑子再多奇异想法,也绝不可能预测到在这短短一天的时间内自己会经历的事情,人生本就是戏剧化的。
  秦舒腾空跃起数十丈,那四把利剑在要接触到地面的一瞬也突然翻转上空,然后四散分开,呈四角状包围秦舒。
  吴青峰身上气机流转,朝着两位少年瞬间出掌,喝道:“多有得罪!只能出此下策。”
  随着他掌风到达,两人身边竟然形成一股莫名风势,在他们周围形成一个圆形,然后这圆形屏障微微现出蓝光,将二人包裹其中。
  大牛情急之下一拳打在那屏障上,痛的死去活来。
  楚春风惊愕道:“竟然能同时驭剑四柄,这该是怎样惊人的修为!”
  这四柄剑形状各异,一柄长,一柄短,一柄粗,一柄细,但他们无一例外都是银色的剑柄,宛若四剑同出一炉。
  此刻空中的秦舒身上服饰随着风荡漾,手中的夺目剑也已经脱离剑鞘。
  夺目剑剑身急剧颤抖,剑身上血红之气喷发,这是一件灵兵,自带器魂,只有当面对真正强大的敌人时,才会表现出如此的凶相。
  秦舒面色淡然,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四柄就是刘岳先生的遗作,四绝剑吧。”
  吴青峰笑道:“老爷果然好眼力,刘岳一生锻剑无数,却只有五把能称得上极品,达到玄灵兵的品级,除去我这四把外,便是老爷手上那一把夺目。”
  秦舒点头道:“不错,能够同时驭剑四把,还都是玄灵兵,你也应该是婴华境圆满了。”
  吴青峰说道:“老爷向来眼力惊人,我已经有些不忍动手了。”
  秦舒说道:“但你必须动手,因为血海深仇,不得不报。”
  吴青峰笑道:“这场战斗无论生死,您都是我吴某敬佩之人。”
  秦舒笑道:“倘若能死在你的剑下,也不算丢脸,你是一个值得我尊重的人。”
  秦舒身体已呈下落之势,凡是修行之人都应该明白,一个人在空中开始下落的时候,便是他最脆弱的时候,因为此时他的运动轨迹已经无法再做任何变化,除非秦舒能驭剑而行才能扭转颓势,但他手里的剑却必须来应付四绝剑的攻击,自然不能离开。
  只在瞬间,四绝剑竟然同时随着秦舒下落,同时一柄接着一柄朝他攻去,秦舒反转身躯一一格挡开来,数十招之下,已经满头大汗。
  换做平时,莫说四把玄灵兵,就算是十把,他又何曾惧怕过,只不过这四把剑的攻势实在是太过诡谲,你明明看见它从右方攻过来,却只一瞬,它又出现在你的左方,你明明以为它从下方攻来,又一瞬间,它却出现在了你的上方。
  楚春风看着下落中的秦舒,忍不住感叹道:“不愧是三大剑客啊,就连这样诡异的剑法都能一一弹开。”
  秦天佑骂道:“他妈的什么时候了,还不想想办法把这该死的屏障弄掉。”
  楚春风无奈道:“想要破解别人的阵法,只有两种办法,第一种便是你知晓这阵法的解法,第二种便是你比布阵者修为更高,便可以用蛮力破开阵法,我们哪一种都不具备。”
  从小生活就不怎么如意的少年早就习惯了接受命运的玩弄,面对危险时也自然冷静。
  秦天佑听到这话往地上一摊,怔怔地望着他那相见还不足半日的老爹,然后又转头看向地面正在驭剑的吴青峰,心神凌乱。
  这两人都是他至亲之人,换做哪一个死去,他都一定是会伤心的。
  他实在不明白,人为什么一定要打来打去。
  空中的秦舒已经快要抵达地面,吴青峰自知再不解决战斗,局势便要被秦舒扭转,他双手翻转,全身灵气聚集掌中,然后再由双掌向四绝剑隔空输入。
  四绝剑本就快的出奇,现在吴青峰又堵上全身灵气一搏,这四柄剑的剑身竟然涌出蓝色光芒,在秦舒周身飞旋,竟然形成一道淡蓝色圆形剑网,里面的身影哪里还能看得到。
  这道剑网内部不断传出剑与剑碰撞之声,但是速度实在太快,这一击的声音刚响起,马上又传出一阵碰撞之声,一剑接着一剑,听上去只是一声撞击,却已经包含了数十次剑与剑的交锋,可想而知里面的情景该是多么剧烈。
  圆形剑网已经抵达地面,可仍然未减攻势,吴青峰是个聪明人,他绝不允许自己因为大意而犯错,况且对付像秦舒这样的人,是绝不能出现任何失误的。
  合神境的高手,放眼整片大陆,不过寥寥十数人而已,秦舒便是其中一个,谁也不可能在战斗时候看轻他的实力。
  “噗!”
  吴青峰一口鲜血喷出,但仍然不停灵气运转,他已做好同归于尽的准备,看着面前那道由四把剑组成的剑网,他抬手拭去嘴角鲜血。
  一道肉体划破的声音传出,然后这道剑网便由蓝转红,那是秦舒的鲜血。
  这道剑网外面的鲜血越聚越多,可秦舒却是连一声都未发出。
  吴青峰叫道:“老爷,此刻放弃的话,便能少受一些痛苦,被一刀刀地剐去血肉,可不比凌迟要轻松。”
  剑网里面笑声传出,“哈哈,吴青峰,以为千刀万剐就能够唬住我吗?对于你我这样的人而言,生命是最不重要的东西,任何存在于你我脑中的情感,都要比生命重要太多。”
  吴青峰说道:“嘴上将生命看轻的人有很多,但能经受万般痛苦还能说出这话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剑网上的红色愈来愈烈,吴青峰本来紧皱着的眉头终于松紧一分,但同时又觉得有些失望,像秦舒这样的人,世界上应该多一些才好,可现在,却因为自己的原因要让他消失在这世上了。
  屏障中的大牛已经不再吼叫了,任何人都必须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能明白在危难面前,宣泄和抱怨就如屁一样,只能扰人心烦。
  他垂下头,不忍心看到自己父亲被千刀万剐的惨烈模样。
  楚春风突然惊道:“大牛你快看!”
  大牛道:“我怎么忍心去看。”
  楚春风说道:“那不是你爹的血,是夺目剑的剑光!”
  剑网上的红色已经完全将四绝剑的淡蓝色剑光所覆盖,吴青峰这时眉头又粘在了一起,知道秦舒即将死去他很难过,可如今发现秦舒应该没那么容易死,他才发现自己更加难过。
  因为秦舒不死,便意味着死的是自己。
  随着一声爆裂之声响起,剑网破开,四绝剑纷纷断裂,碎片飞射。
  秦舒的身影慢慢显现,他身上已中了数十刀,但每一刀都避开了要害,这便是由他惊人的敏锐度做到的。
  吴青峰残留的体力已经不足以支撑他站立,扑通一声瘫倒在地,口中鲜血直冒。
  他含糊不清地笑道:“看来我还是小看了合神境高手的威力啊,竟然想以婴华杀合神,简直是痴心妄想。”
  秦舒一步步走到他身前,道:“你是一个很有勇气的人。”
  吴青峰说道:“多说无益,杀了我吧,让我去与二弟见面。”
  秦舒举起夺目剑,剑身上便亮起一阵红光,吴青峰很识相地闭起了双眼。
  但他终究没有砍下这一剑。
  吴青峰睁开眼睛,道:“你这样的人,可从不会心软。”
  秦舒说道:“我不仅心软,而且还很胆小,你可能不信,五年前外敌兵临城下,我要出战之时,在军帐内,两腿止不住的打颤。”
  他接着说道:“你二弟早已经死了,二十年前,我想大概是东觉政变的时候吧,那时我正在县衙当差,如此说来,你二弟是个反贼。”
  吴青峰说道:“对,但他仍然是我二弟,我仍然要为他报仇。”
  秦舒说道:“你的思想真他妈的有问题,就算他是你的亲人,可他毕竟做了错事,为什么在他犯错之时你不出面阻止,却要等他死了后找我来报仇呢。”
  吴青峰无话。
  秦舒已不想再杀他,因为这人毕竟养了自己儿子接近二十年,这一份恩情是绝不能单单用金钱衡量的,尽管这份恩情是建立在仇恨的基础上,他仍然狠不下心杀死吴青峰。
  吴青峰脸上的鲜血让他看起来无比狰狞,他笑道:“好,你高风亮节,我自己动手!”
  他对着自己的面门一掌拍下,顿时间脑浆四裂,身子一斜,就这样倒在了血泊之中。
  有些人的执念是绝不会消除的,因为他们本就将这执念作为活下去的动力,倘若有旁人想要来解开这执念,他便受不住了。
  围绕在楚春风与秦天佑周身的屏障也消散不见。
  秦天佑走到吴青峰的尸体前,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吴叔,谢谢您照顾我这么些年。”
  秦舒将夺目剑插入剑鞘,走到自己儿子身旁,叹气道:“可惜了,他本可以成就一番事业的。”
  秦天佑说道:“至少他死而无憾,对吗?”
  秦舒说道:“对是对,可他要杀的毕竟是我,我毕竟是你老爹,死而无憾这个词用出来,是不是稍微有那么一些不妥。”
  楚春风从前总认为人的性格是后天形成的,此刻他却突然觉得也有先天遗传的部分,比如说这一对父子几乎从未见过,但不分场地,不分时间都要开玩笑的性格简直如出一辙。
  等到秦天佑整理好情绪,秦舒才说道:“你可知道他二弟埋在什么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