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风起 > 第八章 不如不见

第八章 不如不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换做谁看到如今这个一身肥肉,满脸胡须看不清五官的男人,都绝不可能想到就在十年前,他也曾经风流过,潇洒过,说不定也曾迷倒过万千少女和妇女。
  肥硕的李译下巴上的脂肪一颤,道:“原来是为了朋友,让我猜猜,他马上要走哪儿去,该不会是皇城吧。”
  楚春风抬头问道:“你怎么知道。”
  李译不着急答话,将手中木剑再次翻转,然后手腕轻巧一抖,又有美酒由剑身流入他的喉管,只不过一个男人将剑尖插入嘴巴的样子看上去实在骇人。
  清醒对于有些人来说简直是莫大的痛楚,所以酒精是最能解决这种痛楚的良药。
  “我不仅知道他要去皇城,我还知道,是秦舒要来接他,对吗?”
  楚春风赶紧点头,只以为这世上真有卜算卦相的神人。
  李译抬起木剑重重敲了一下楚春风的脑袋,“你啊,能不能稍微动点脑子,刚才夺目剑剑光如此之剧烈,换做是谁都该知道了。”
  楚春风愕然,旋即才反应过来越是修为高深的人,对灵气的感应就越是敏感,所以就算隔着十几里地,李译也能察觉到剑气。
  不忍心被他人暗指愚蠢的楚春风说道:“你既然知道那是夺目剑,就证明你认识秦舒。”
  李译说道:“从前的三大剑客如今只剩其一,秦舒便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剑神,知道他的名号很奇怪吗?”
  楚春风说道:“你刚才说我没动脑子,其实你自己才是最没脑子的那一个,才几句话就无意间透露了自己的身份。”
  李译好奇道:“我怎么透露自己身份了?”
  楚春风眸子一转,抬手转圈道:“三大剑客其二,蒙柯和李小雨十年前失踪,却并未有确凿消息说明他们身亡,你在这偏远村庄独居自然不可能知道外界消息,就敢如此笃定三大剑客仍然只剩其一,便只有一种可能。”
  少年故意加大嗓音说道:“你就是蒙柯!”
  听到这段话的李译并没有楚春风意料之中的意外情绪闪过,只是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的肚腩,然后自嘲式地挤出一个笑容。
  他说道:“蒙柯也好,李译也好,都早已经没有人记得了。”
  楚春风好奇道:“你既然认识秦舒,这么多年未见,就不想着过去跟他打个招呼?”
  李译摇头,道:“既然这么多年未见,又何必再见。”
  楚春风说道:“难道你们俩关系不好?”
  李译说道:“你说错了,我们的关系很好,甚至不亚于你与你的那位好朋友。”
  楚春风说道:“既然是好朋友,为什么不见?”
  李译说道:“多年未见的好友,最好是将对方永远留存在自己的记忆中,因为天下没人是不变的,有时候自己都会变成曾经厌恶的模样,就更不要说朋友了。”
  楚春风反驳道:“你的这话观点实在太极端,我和大牛就会是一辈子的朋友,将来无论我变成什么样,或者他变成什么样,彼此都是不会抛弃对方的。”
  这位曾经是天下第一剑客的胖子已经无心反驳,因为一个人肥胖之后,就连说话也不敢太多,他现在就已经开始喘气了。
  李译说道:“你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那一把剑对吧。”
  楚春风说道:“对,像你这样的人,不会食言吧。”
  李译点头道:“我自然不会食言,但其中的利害关系你可要想好,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就该知道我的剑,在江湖上的名号一定很大。”
  楚春风点头同意。
  李译接着说道:“名号太大带来的危害,你可想清楚了?”
  楚春风说道:“他爹是秦舒,难道还怕危害?你抠门就抠门,别说那么多玄而又玄的道理行吗?”
  李译叹气道:“行吧,我年轻的时候也跟你是一个格调,别人说的话从来是听不进去的。”
  他振臂一挥,大喝一声:“剑来!”
  屋外风起,许久后,风势渐平,别说剑来,就连鸟都不愿意来。
  楚春风说道:“是不是太久没用剑,手法生疏了,你再重新试试。”
  李译这次鼓足全身气力,楚春风看到他那肿胀的肚皮慢慢收缩,感叹这真是一门技术,随后李译再次大喝一声“剑来!”。
  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李译吼道:“他妈的,来啊,来啊,怎么不来了?”
  良久后他自言自语道:“罢了,俗话说得好,剑不向我飞来,我便向剑飞去。”
  一个抬手,那柄多年来承担运送酒水工作的木剑便漂浮在了李译的脚下,他轻踩上去,木剑顿时弯成一个奇异的弧度,楚春风暗叹幸好这剑并非灵兵,否则器魂该要叫苦了。
  “别愣着,上来。”
  谁也没想到楚春风只是刚刚一个抬脚,都还没接触到剑身,只听咔嚓一声,这剑就已经断裂了。
  本来就是寻常木头做的,承受不了太多重量。
  楚春风问道:“李叔,现在该怎么办?”
  李译有些尴尬地咳嗽两声,道:“陪我走一程吧。”
  于是两人一起走出了大门。
  这个地方楚春风当然记得,那时候这里除了一块无字墓碑外还只是一片荒地,现在却不一样了,至少有一千个墓碑,一千个不同的人名。
  李译轻车熟路的带着楚春风在墓地中间穿梭。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你还记得吧,就是在这里,我和你师父打上了一架。”
  楚春风说道:“当然记得。”
  李译又说道:“话说你师父近来身体如何?”
  人一旦到达了某一个年纪,见面时的寒暄就变了味道,年轻时见面总问你最近过的怎样,生怕别人过的比自己如意,老了后总喜欢问最近身体怎样,生怕自己比别人先死。
  就算是李译这样的人,有时候也不能免俗,本就生在俗世,又能雅到哪里去呢?
  楚春风说道:“师父......身体还好,最近又走远方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他实在不想说自己师父的坏话,尽管心里已经把周田骂上了千遍万遍。
  要想在这没有任何标志的墓地间寻找一个墓碑,对楚春风来说当然是难事,对李译来说却再简单不过,这条路他已走了太多遍,即使是闭着眼睛摸索,也一定不会走岔。
  他终于找到了这块墓碑。
  墓碑上写着两个字,小雨。
  必然就是三大剑客中唯一的女人,李小雨了。
  李译只在墓碑上面刻小雨二字,纵然被江湖人士看到了这墓碑,也绝不会想到墓主的身份,世上叫小雨的人又何止千个。
  楚春风说道:“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不要要去拿你的那把剑吗?”
  李译说道:“剑就在这里。”
  楚春风四处查看,道:“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该不会......你把剑藏在了某一座坟里吧。”
  李译笑道:“聪明,但愿这一次不要再出差错了,要是让世人知道我如今连驭剑都有一定的距离限制,怕是要笑掉他们的大牙。”
  只见他闭起双眼,微微抬起右手,周围的情况便开始有了变化。
  虽然楚春风没明显感到这奇妙的变化,但他却看见了地上的落叶缓缓升起,最开始是一片,然后便是一片又一片,它们开始围着李译转圈。
  灵气太久未放,一经释放,便有汇聚周身气息的作用。
  在他们后方,一块墓碑轰然倒塌,一柄裹着布条的剑便这样飞了出来,划开那些汇集在主人身边的落叶,精准地落在了李译的掌心。
  这柄剑不停摇晃,似乎在表达与主人重逢的喜悦。
  李译低头道:“老家伙,对不住了,我早已经发誓此生不再对凡人用剑,跟着我也是活受罪,如今有人愿意要你,便跟着他走吧。”
  这剑听到这话,先是不断颤抖,仿佛受了委屈的小孩,然后充满怒意地飞到楚春风周围环绕一圈,颤抖程度更大,仿佛觉得这样的人也配的上我?
  楚春风摆手解释道:“不是我要你,我只是负责拿剑的人,用剑的那人是秦舒的儿子,现在也很厉......现在虽然没有太厉害,但以后,他一定会很厉害的。”
  那剑却听也不听,飞回李译手中。
  李译笑道:“我这剑虽是灵兵,品阶却说不上高,只不过是最低级的真灵兵罢了,所以心性也像小孩一般喜怒无常,你只管拿去,过些时日便好了。”
  楚春风上前接过这剑,这剑开始不情愿的左摆右摆,过了一会儿也消停下来。
  他疑惑道:“如果只是真灵兵的话,你怎么能是三大剑客呢?”
  李译说道:“你给我一把凡兵,我依然是我,给你一把灵兵,你也依然是你。”
  楚春风说道:“那要看是什么品阶的灵兵,传说神阶灵兵一刀可劈山,一剑可破海,就算是六岁小孩儿,只要拿了那样的武器,都是绝对不会弱小的。”
  李译说道:“少年啊,说什么都是一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智障模样,你可知道神阶灵兵是何等稀有的存在,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社会暴打你的时候了。”
  说过这话,他转头面向墓碑,朝着楚春风一挥手,道:“拿了剑就赶快走吧,别耽误我在这里和别人叙旧。”
  楚春风郑重道谢后,用手擦去剑上布条的灰尘,转身朝墓地外走去。
  在这过程中少年才发现了这墓地的不同之处,这里虽有千处坟地,可每一处都干净的异常,没有任何人来祭祀过的痕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