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超维术士 > 第2603节 雕像

第2603节 雕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安格尔看到喷水池的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里面人形的雕像。
  
  修建在生活区的偌大广场上的雕像,总是带着几分涵义。或许能从雕像的身份,得到一些线索。
  
  带着这份心思,安格尔这才走了过来想看个明白。
  
  当雕像中的女士露出真容时,安格尔有过一瞬的沉思。毫无疑问,这是一尊女神像,因为其脑袋背后那代表神灵化的光圈,就彰显了她的身份。
  
  只是,她是什么神?哪个宗教的神?当初奈落城为何会允许一座神像建在生活区。
  
  这些问题瞬间充斥在了安格尔的大脑中。
  
  只是,随着清洗工作的继续,之前的这些问题全被抛在了脑后。因为,他看到了天秤右边那光着身子的小孩。
  
  刹那之间,安格尔心中的弦被触动了,脑海里浮现出了当初在魇界奈落城里的经历。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个小孩是不是当初的那个……小孩。
  
  幸运的是,雕像头颅只是落在了喷水池里,并没有破碎掉。
  
  当小孩头颅重新被安上时,安格尔心中的疑惑终于有了答案。
  
  一样的!
  
  和悬狱之梯入口处,那个撒尿小孩雕像的脸是一模一样的!
  
  ……
  
  “你看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了吗?”瓦伊凑到卡艾尔身边问道,他知道卡艾尔喜欢探索各个遗迹,或许会知道些什么。
  
  卡艾尔沉吟道:“要说奇怪的地方,就是这个雕像左手握着的东西,以及右手天秤上的小孩了。”
  
  “从左手的握姿来看,雕像曾经像是握的一把剑?”卡艾尔说完看向多克斯。多克斯是在场唯一以剑为武器的人。
  
  多克斯点点头:“的确是握剑姿态,从手的握感来看,剑柄应该是前宽后窄……嗯,这应该不是一把细剑。还有,整个雕像唯一丢失的地方,就是这把剑,估计这剑不是石雕,而是真正拥有战斗力的一把剑,可惜已经被后来者拿走了。”
  
  多克斯感慨道:“真想看看这把剑会是什么模样。”
  
  作为用剑之人,多克斯有此感慨很正常,不过卡艾尔就无法共情了,他在得知左手握的的确是剑后,表情微微有些古怪。
  
  “抛开那个小孩雕像来看,光说这个女神雕像、一手持剑,一手持天秤……你们不觉得看上去很熟悉吗?”卡艾尔轻声道。
  
  卡艾尔的话,提醒了众人……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你是说,裁决女神?”俩学徒不敢直呼其名,但多克斯就不在乎了,不仅直呼其名,还摸着下巴思索道:“按你的描述,还真有几分裁决女神的神韵,只是少了点威严感。”
  
  裁决女神,说她是神,也没错。但她并没有一个真实的形态,你甚至可以将她当成……世界意志。
  
  是的,就是世界意志。
  
  因为裁决女神这个名字,以及她的雕像,是安置在极端教派的异端裁决庭里的。
  
  可以说,极端教派扛着世界意志的大旗,自己神化了一个裁决之神,以裁决女神的名义,制裁所有来自异界之物。
  
  “难道,这里还与极端教派有关?”多克斯皱着眉思索道。
  
  众人都没说话,而是将目光看向了黑伯爵与安格尔。
  
  这两人从头至尾都没说话,黑伯爵只有一个鼻子,看不出什么情绪。安格尔却是实打实的皱眉沉思了大半天,他是发现什么了吗?
  
  其实,如果黑伯爵现在具象一个身体,他也和其他人一样,在看着安格尔。
  
  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雕像,但那长着黑白翅膀的小孩,倒是让他想到了一些事情。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开口,而是想听听安格尔会怎么说。
  
  被注视了大半天的安格尔,怎会感觉不到众人的视线。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在众人注目下,开口道:“我也是第一次见这雕像,你们刚才的猜测我也听了,觉得很有道理。”
  
  多克斯:“……这就完了?”
  
  安格尔耸耸肩:“不完还能说什么,卡艾尔的推测的确很有道理。一手持剑一手天秤,和裁决女神很相似。”
  
  “你就没其他补充,你站在那里皱眉半天,就思考的是这些?”多克斯一脸的不信。
  
  安格尔想了想,还是说道:“不过,说她像裁决女神,其实我觉得更像狱典女神。”
  
  “狱典女神?这是什么神,我怎么没听过?”多克斯疑惑道。
  
  安格尔:“我的一个朋友,打造的一个神。”
  
  多克斯眼睛一亮:“你朋友打造的神?你的那位朋友是谁,该不会是深渊的古老者吧?”
  
  安格尔:“别套我话,我和古老者真不熟。我说的朋友,是和我一起进入野蛮洞窟的同侪,他叫做赛鲁姆。不久前的新星赛上,他使用了一招非常厉害的神化手段,将自己手中的一本狱典,化为了裁决世间罪恶的女神。”
  
  “其姿态,也是一手持剑一手持天秤,和极端教派的裁决女神有点像。但是,狱典女神的双眼被黑布蒙住了,意喻着绝对的公正。”
  
  安格尔一边说,还一边将当时新星赛的画面,用幻术呈现了出来。
  
  众人看到赛鲁姆化出的狱典女神,再和眼前雕像一对比,还真的比裁决女神要像一些。
  
  因为这个女神雕像,虽然没有蒙着黑布,但却是闭着眼的。
  
  裁决女神要直视世间一切罪恶,更像是是杀伐之神。
  
  而狱典女神,则像是坐在法庭之上的法官,以绝对公正的姿态,判处最适合的律条。
  
  “原来只是一个学徒搞出来的,我还以为真是什么神灵。不过,你说的倒也对,从气质上来看,眼前这个女神不像是杀伐之神,更像是执掌律条的狱典女神。”多克斯说完后,指了指天秤右边光着腚的小孩:“要说杀伐之神,他倒是更像。左边是罪犯,右边是他拿着弓箭来执法,而女神只需要给出判决即可。”
  
  多克斯本来只是调侃的一说,但越说越觉得好像这样理解也没错啊。
  
  女神来判决,小孩来杀伐。黑白的双翼,代表着正义与邪恶。弓箭则是执法的武器。
  
  这逻辑可以自洽啊。
  
  多克斯看向众人:“你们觉得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